上學期期末,日子過得緊湊與慌亂,由於沒有寒假,時間一下就切換至下學期,毫無喘息,心情迅速調整至迎接新的學生,規劃準備課程,同時也是新一年的開始。這學期,有緣教到大學好友K的小孩,看著昔日可愛的小男生,如今成為青春有活力的醫學生,只能說日子就是從新生一代的成長,感受到時間的威力。

上星期下課時,跟好友的小孩聊了一下,才知好友的父親突然過世,內心震驚、慚愧,想想因為自己的忙碌,久未和朋友聯絡,出了這樣的事情,卻沒有在第一時間,在好友身邊支持和安慰,非常的自責。

我的大學好友K,是一位熱情、開朗的人,她的家人也都跟她一樣,好客與大方,大學時代,好幾位同學,常常到她家小住,特別是接近大考的時候,醫學院功課壓力大,K常常找幾個同學一起到她家「奮鬥」「猜題」,而K媽總是為我們準備好吃的東西,補充體力,考試雖然緊張,但是有了這些好吃的糧食,讓當時的我們,有一種幸福的感覺,無形中,考試的壓力減輕不少,特別是我們幾個同學都是外地生,在K的家庭中,接受到許許多多的家庭安慰。

記得那時K爸,話語總是不多,但是對於我們一群同學到來,也從沒有嫌我們吵鬧,學生時代,我們其實與K爸互動不多,相較之下,與K媽好像自家人相處,醫學院那段求學的日子,K的家與家人溫暖了我們這群外地生的心。從認識K與接觸她的家人後,當時內心就一直想,如果有一天,我有自己的家,希望能經營出那樣的氛圍。

知道K爸在毫無病史下,去年11月底走得非常非常的突然,對活著的家人,面臨毫無預警的「失去」,總是有許多不捨與衝擊,昨天到K家,看看K媽,我努力的說些有趣的事情,逗逗K媽開心,希望帶給K媽一些安慰。K也放了影片,回顧著K爸的一生,看著她們家人之間緊密的關係與互動,感動的想哭。之後,K陪我到捷運站等車,一路上,我們聊了許多。

一轉眼間,我和K都將近半百,早年的青春歲月已經走遠,K訴說著事情發生之前的種種跡象,回想著以往的日子,K很高興在K爸生前,作了許多讓K爸開心的事情,也遵照K爸生前偶然間談起往生處理的想法:低調辦理了後事,因此,幾乎沒有同學知道這件事情。

坐上捷運,回到家,情緒還是久久不能平復。這幾年,生活中發生的大小事情、課程的需求等,讓我接近了「生死議題」,也因此有機會,一次次檢視著自己的內心,不知不覺中,生活的態度似乎往「無為」方向走去,並非消極,而是瞭解人生的「有限」,體會只要「盡力」,不需事事計算「結果」,明顯的改變是:不太會生氣,即使生氣,大概也氣不久。此外,在教學的現場,愈來愈強烈感受「世代」的鴻溝,於是看事情也有了不同的角度,對許多事情也學會「寬容」和接受「差異」,最明顯的改變是,不太喜歡拍照,除非是不得不的團體照,並非為了「青春」不在、「容貌」改變,而是另一種領悟,這一切都將「不在」時,也許影像記憶停留在年少時更好吧?!

再見了,K爸,知道您現在「住在」面對山與海,相信您會喜歡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郭珍 的頭像
郭珍

與妹妹一起成長的日子

郭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