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學期因為沒有擔任班上的課,與這群大孩子感覺上比較疏離,身為他們的導師,唯一能與他們互動的機會,除了利用班會,只能半強迫式利用中午的午餐約會,或是平常下課,看到同學在系辦公室外面聊天,順便插花與他們哈拉,有時,感覺同學好像怪怪的,就請他們到辦公室東南西北聊。


由於他們是「大」孩子,到了大二,選修課增加,要像過去一樣「聽話」,是有點困難,當然他們都是獨立的個體,沒有所謂的「聽話」與否,老實說,這學期與他們的互動,自己挫折有一些,雖然知道學生還是都很好、也很體貼(母親節還花心思送一個可愛的禮物),但是或許是自己的疲累,有時自己興沖沖的要做什麼,同學卻興趣不高時,還是會有點難過,我想這是身為「大人」的不對,太用自己的角度去看事情或自以為是。


昨天請同學吃披薩時,剛好班上一位女學生,好久沒有跟她聊天,為了系學會的事情,聊起目前的困境,因為上學期她交男友,也在校園中看到她與男友的互動,一直以為她的忙碌,除了「打工」可能與「談戀愛」有關,問起她的近況,驚訝發現她打工的時數過高,非常擔心,進一步問才知她的媽媽生病,而且也是乳癌患者,一樣身為家屬的心情,請她到辦公室單獨聊一聊,順便看可以幫什麼忙。


治療的費用,加上體恤爸爸的辛苦,所以L學生決定除了自給自足外,還想幫媽媽賺醫藥費,擔心她的身體是否吃得消,她說男友會幫她,進一步關心L母親的狀況,她說,已經開刀,目前在化療,但是可能化療的痛苦,讓母親意志很低,我說,化療的痛苦真的不是我們一般人可以體會,你要常常鼓勵媽媽,他說因為打工不能常回去,只有交代妹妹要幫爸爸以及打掃家裡,她的姊姊因為不知如何應付這樣的狀況,每天都加班很晚才回家,L不敢要求姊姊,因為覺得姊姊快崩潰,姊姊的個性有事情都往肚子,不與人說,他也好擔心,真是為難一個20歲的小女生,要擔這麼多心。


由於L家裡是做小吃,她說媽媽怕鄰居閒言閒語,甚至影響生意上門,所以不敢出門,也不敢跟鄰居說,我很驚訝,雖然的確遇到這樣的事情,一些不明白的人,會有一些奇怪的「言語」,妹妹住在我這邊,有些鄰居的「關心」讓人很受不了,甚至是一種窺視、好奇,壓根不是關心,所說的話還很傷人,我都跟妹妹說不要理這群人,不過話說回來,幸好妹妹離開家裡來台北治療,躲過妹妹鄰居的關心,妹妹也是直到最近才敢回彰化的時候出門,他曾說,在台北,因為沒有人認識他,有奇怪的好奇關心他也比較能夠應付,看來一般人對於「癌症」是否不夠了解呢?或是說人們的同理心不夠呢?好奇的說一些話語,似乎沒有關照到病人的心情與需求,難怪L的媽媽只好關在家裡,L說他本來希望媽媽離開台北,但是到哪裡都沒有人照顧,只好繼續留在台北,我安慰她說,起碼台北醫療方便,母親有狀況,就醫可近性高。


除了把妹妹的中醫師電話給L,也跟L說,如果媽媽願意,老師的妹妹願意與她的媽媽分享一些經驗與打氣,把電話再一次給學生,叮嚀她有任何需要可以與我聯絡,除了身為她的導師、也因為同身為家屬的關心,L說,不想讓太多同學知道,我說為什麼?同學知道可能會幫你一些忙,她說她知道,但是不想在同學面前或是家人面前哭,此時已經在我面前哭得西哩嘩啦,心疼她的堅強與辛苦。


不能幫什麼,只能跟她說有任何需要,老師幫得上忙,不要客氣。


病人痛,家屬也好痛。


 

郭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