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年一直猶豫是否要換房子,之所以想要換房子,主要是孩子長大了,原先書房的設計,對小孩與我顯得有些小,加上書房的設計與客廳是連在一起,有時婆婆過來住會造成一些生活的不方便。最重要的是這棟大樓年代久遠,是否可以住到老呢?是先生與我一直在思考的。


 


一個機緣下,舊家附近有一棟中古屋出售(年代比我目前住的還要新),因為不是新建設的房子,公設比例很低,價錢也合理,坪數也比現在的住家大許多,最重要有停車位,多方考量後,決定買下來。


 


原先先生想把這間房子登記在我名下,說真的, 不是那麼在意名字是誰的,只是以前在跟先生聊天, 曾提起說資產歸屬的問題,我想這也是婚姻中的矛盾吧!


 


除了先生經營的店面是婚前公婆給的, 結婚之後的資產理論上應是夫妻兩個人共同努力來的, 先生與我對金錢價值觀不同,對風險的認知也不同,雖然是這樣,但每次他在衝事業時,我雖害怕但是卻都支持,結婚十幾年, 跟他伸手拿家用真的是數得出來,先生的確比我會賺錢, 但是我常想如果不是他沒有後顧之憂,他又怎能去做一些投資與經營改變呢?因此我認為現在的成果本來就該歸屬兩人的努力,而不是先生「一人」的努力。


 


由於婆婆很喜歡先生買的這間房子,前後來看非常多次,除了交代一定要幫她準備一間房間,甚至要求如果她不在,這間房間務必要「上鎖」。這些話在我聽起來總是覺得怪怪的,雖然我知道自己不該這樣想。


 


經過多年的磨合,現在與婆婆相處算是很愉快,但 或許是過去太多次的經驗,潛意識我對婆媳關係其實信心很低。因此我開始擔心萬一搬家後,婆婆真的過來住,我還真的沒有辦法想像是怎樣的生活。


 


因為這麼多的考量, 我擔心婆婆如果知道房子是我的名字會很不高興,因此, 我跟先生說還是不要好了,果然昨天婆婆就打電話來問說, 房子是登記誰的名字,下課後回到家,先生很「開心」跟我提起這件事情, 其實他說這件事情的目的,只是要表達我果然「料事如神」, 但是不知為何,我的內心就是有點難過,在先生家人心目中, 雖口口聲聲說是「一家人」,但是其實都不是,從以前談到錢就是這樣,媳婦的努力、 付出都是應該,如果真要計較,我所有的存款, 雖然不多,也全在這新房子,我身邊幾乎沒有錢了,但是我卻不該「 擁有」一間「是我的名字」的房子。



房子今天要開始裝潢,計畫七月底、八月初要搬家,說真的, 我一點都不想搬,我很想跟先生說你和你媽媽就住在新房子, 我和J繼續住在舊房子,舊房子不要賣好了。


 


婆婆跟小叔感情非常好, 但是跟小嬸常有一點小小衝突,因此她現在常有意無意在大家面前宣告, 她要來住台北市,我只覺得有點無奈與諷刺, 先生家所有的資產都是婆婆的名字,因為她說有這些房子、土地都是她的努力(婆婆是一位很能幹的人), 但是她的兩位媳婦不能有一點「自己」的東西,因為那是她「兒子」 的努力。


 


事實上我很清楚整件事情其實是「父權主義」、「父權社會」的關係,與婆婆一點關係都沒有,婆婆這樣思考在傳統社會架構下是理所當然、天經地義,因此才會有小小的「女人之間」的不舒服。


只是我有點「不服氣」,每次家人來住,要「先生」 的「大肚量」與「同意」,而我的家人和我還要感激先生到不行,會搶著負擔一些生活費,還買東西送給先生與先生家人,就怕引起先生與先生家人的不開心。


 


但是先生家人要來住,即使媳婦有「 不舒服」,也都「莫可奈何」,先生或是先生家人也不會因此「感激媳婦的大肚量」到不行,如稍面露難色,就被當成「惡媳婦」,只 因為這是理所當然,但是我們也是為人子女,不是嗎?

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郭珍 的頭像
郭珍

與妹妹一起成長的日子

郭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