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夏天非常的炎熱,不知怎麼回事,今年的暑期接了不少工作,除了準備下學期的課程、結案的報告外,下星期又要忙著學生到機構實習的事情。

六月完成博雅教育任務後,接著忙著陪考,休息了幾天,又南下帶著父母到墾丁旅遊--每年例行性的家族旅遊,今年由於大家都忙,旅遊的規劃交給旅行社,有些活動處理得不甚理想,爸爸不是太滿意,明年小妹想規劃,也好,她很少真正實際處理家族的大小事,讓她體驗一下吧!

這一個多月來,博班指導老師仍在住院中,除了六月初去探訪老師一次外,之後再也沒有機會去看老師,每次到醫院,師丈說老師在休息,也不好打擾,只能以電話和簡訊表達關心,有一次突然接到老師的電話,當時老師說,由於身體有一些狀況(白血球過多),醫師建議她需減少訪客,因此更不敢去打擾老師。

那陣子心理上很憂鬱,加上工作的壓力以及工作上的不順遂,又擔心J的未來因而和先生有許多不愉快的討論,這些種種大小每天不斷上演的各種戲碼,讓我覺得人生很虛無,不知能做什麼改善或突破這樣的情境。特別是當獨自一人時,會忽然有很想哭的感覺,有一天坐在公車上,看著窗外,眼淚就這樣流下來,無法停止,那樣的心境似乎沒有人可以理解,那陣子深刻感受,每一口呼吸,每一秒鐘,活下去,是要很大的勇氣,除了身體的狀況,心理與精神上的活力支撐,要知道人為何要活著,才能理直氣壯的活下去。

理性上其實知道自己許多方面是比很多人幸運,有一份別人認為的穩定工作,家庭狀況也過得去,小孩也乖,但是那陣子卻是找不到一種喜樂的動力,我知道這樣想在很多人眼中是太不知足與貪心,但是人就是如此的不滿足,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,無法不想著到底追尋與期待的是哪種生活呢?怎麼自己會變成這樣呢?

過了一陣子那種每天面對心情跌到最谷底的狀況,幸運的,逐漸地又「醒」了過來,慢慢能接受指導老師目前的狀況,甚至也有最壞情況發生的心理準備(雖然不該這樣想....),再一次體會生命是如此的脆弱,一轉眼、一瞬間就是抓不住了。然而如果將生命看成是循環,並非斷裂,生與死並不是如此的遠與區隔,我努力的說服自己....

來到新工作已經三年了,按照「學校」對「新人」的定義,我已經要脫離「新人」階段,感念別人給予的機會,因此許多工作也就接受了,即使再不公平也覺得新人不該有這麼多意見,但是三年來累積的疲累,告訴我,不想再這樣過日子,今後想要調整自己的生活,寧願散漫一點,不要再以績效為導向,畢竟半百的人,體力、眼力的限制,又為何要逞強以為自己要達成這些成績呢?遊戲規則一定要遵守嗎?

因為焦慮J的未來,無名的擔憂、不安近日一直湧現,過去不想多想,如今也不得不好好想。

一直以來,先生與我對小孩的教養方式不同,也成為時常爭執的引線,J即將進入成人世界,能否朝向獨立生活,是我們兩人共同的關切,然而我們的規劃與想像卻差異很大,原本的討論最後都是以爭吵收場,終於在上星期最激烈的衝突演變為不可收拾,似乎也將近二十年婚姻生活中的許多不滿,都在這次的爭吵中,引爆開來。

靜下心來,反省自己,為何和先生在溝通中,兩人不斷的在誤解對方的意思,明明都是關切小孩的未來,卻從來無法好好心平氣和的討論呢?和先生彼此生命歷程的不同,因此對於解決與思考問題的方式差異極大,如果是各自的問題,頂多只是覺得有點寂寞,因為沒有人可以訴苦、討論,但是因為是自己的問題,總能有自己的方式來解決,但是孩子的問題是不同,父母要有共識卻是如此困難,而父母往往又受限於各自生命歷程與社會化的過程,對於孩子問題的想像就差異很大。

這陣子,採取沈默,接受由先生對小孩的規劃和安排,能做的是,在孩子面前不斷的鼓勵他,要接受、嘗試,要有開放的心,願意接受別人給予的教導與訓練,不要害怕,告訴他父親的教導是為他好,責備也是要他好好學習,吃苦是為了建立、儲備生存的能力。

不知這樣的焦慮,對小孩未來的生存能力的擔憂,希望能逐漸減輕,J一直很努力,只是先天的限制,讓他比一般小孩更辛苦在學習每件事情,終究他要活在這世界,需學會這世界運作的方式。然而另一面他也很幸運,因為他是一位肯學的人,雖然他的學習要比別人花更多的力氣與時間。

活著從來不是理所當然,大小的事情,如何看待與處理,一直都是在學習,一直沒有答案,在生命的連續函數中,不斷的經歷、反思中往前進,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勇氣。

創作者介紹

與妹妹一起成長的日子

郭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王姐
  • 辛苦了,加油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