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與妹妹談到親密關係,妹妹說妹夫一向對親密方面的需求較大,幾次他北上來看他,事實上他都有要求,但是,妹妹不想,除了因為生病與打化療的不舒服,還有就是他有心理障礙,因為乳房有「東西」,就不想。


今天我們讀了一篇與癌症有關的文章,裡面就是描述癌症病人對性的看法,有些人因為生病後,覺得無法再做這件事情,因為怕做了又生病,有些人是怕先生在意他的外觀,而先生卻又是體諒他的不舒服,而不敢要求。


我跟妹妹說你要不要與妹夫談談這樣的問題,如果他真的需求有很大,或許你就想開一點放他一條「生路」,人生走過這一關還有什麼想不開呢?


其實,妹妹還沒有出事以前,先生正好也是發生了與另外一個女子有簡訊的傳情,這整件事情發酵了幾個月(從三月二十日發現),到五月多還在這個反反覆覆的過程,說原諒太偉大,我只是想如果沒有選擇離開,我就要選擇遺忘,後來因為妹妹的事情,他態度上支持我把妹妹接上來,這份情意,淡化了簡訊傳情這件事情。


但是每次看到類似的新聞,總會觸動我一些神經,其實整件事情的真相,我一直弄不清,但是依照我對先生的瞭解,我知道他「一定」有做一些事情,只是事情到底做到什麼程度,卻是我不清楚的,而一些留下的訊息也透露出一些,感覺上至少有兩個女孩,只是故事到底怎麼了,卻只有他知道。


婚姻中的忠實本來就是一個奇蹟,在這麼長的歲月中,我們怎麼可能從一而終,外面的花花草草總是會吸引我們,如果以人性的角度來看,我是可以理解的,因為我都做不到,何況去要求別人呢?


簡訊傳情,現代的科技,就跟e-mail一樣方便,但是卻更立即與快速,這樣的愛情到底是什麼呢?
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郭珍 的頭像
郭珍

與妹妹一起成長的日子

郭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